[江淮晨报]北极熊,对你的想念大于怕 2010-09-25

■中科大科考队员回顾北极考察之旅■“北极霸主”北极熊踪迹难觅,海冰两年消融400公里  

 

 “看,这是我们在整个科考中见到的唯一一只北极熊。”9月22日上午,李政打开电脑,给我们讲起了北极的科考故事。

 

 

 这个在中科大极地环境研究室读博二的男生,9月22日凌晨刚刚回到合肥。本月20日凌晨,他和120多名队友一起“登陆”上海,结束了82天的海上漂泊。“比预计提早了三天,我们都吵着回来过中秋。”

 

 可家在阜阳的李政还是没能回家过中秋,22日一整天,他除了接待记者就是收拾东西,然后忙不迭地向“BOSS”汇报。

 

 “就看见一只北极熊,太遗憾了,我们一路上都在问,北极熊你去哪儿了?”于是,话题就从熊开始了。

 

 关于北极熊

 防熊队员:北极熊,我想你

 7月24日,船刚驶到北纬72°附近,李政见到了照片上的北极熊。“我们正在吃午饭,就听广播说有熊出没。”这么低的纬度就有熊,科考队员“哗啦”一下全围到甲板上看热闹。

 

 只见一只将近成年的北极熊警惕地看着驶来的“怪家伙”,远处的冰面还有已被肢解的海豹。“可能我们动静太大,吓到了它,它迅速逃离原地,想躲开我们。”

 

 哪知道,这老兄顺着科考船前进的方向跑,怎么也甩不开“雪龙号”。“结果是越跑越远,连食物都丢了。”李政说,“这熊必死无疑,因为从72°到78°冰面很少,慢慢地,冰融化了,它就无处可待了。而它最多只能游泳100公里,根本就游不回冰原,最后会被淹死。”

 “‘北极霸主’竟然如此落魄了。”李政哀叹了一声。

 

 “本来以为北极熊很‘厉害’,我们还组织了防熊队,结果一枪子都没打上。”李政说,在北极的一个“隐形杀手”就是北极熊,为了保护科研人员安全,科考队专门成立了防熊队,每次作业时都有队员巡视、站岗。“还配有防熊枪呢。”李政口中的枪是95式半自动步枪,威力不小。

 

 防熊的招数还有“苹果屋”,光从700公斤的重量就能猜想其块头不小。一般外出科考时,一个小分队旁边都要放上这么个“苹果屋”,以防有熊袭击,“结果全都拿来休息用了。”

 

 “全副武装”成这样,结果全都没有派上用场。离开了那只熊,科考队就再也没见“北极霸主”的身影。

 

 “防熊队员天天都问:看见熊了么?我们也在问:北极熊你去哪儿了?”李政说,直到科考结束,大家对熊还念念不忘。“我们搞了露天烧烤,希望肉味能把熊引来,结果还是好失望。”

 “有没有人专门统计过北极熊的生存数量呢?”李政担心,过不了几年,这个物种就会濒临灭绝。

 

 关于科考生活

 为了省水,船员剃了光头

 今年4月,南极科考队员回来描述南极生活时,“苦”是最常听见的字。“天天大鱼大肉。”看起来挺“诱人”,但其实有点小“痛苦”。“看见蔬菜就两眼放光。”李政说,大白菜、土豆、胡萝卜、洋葱之类能存放较久的蔬菜都快要吃腻了。

 

 闲暇之余,钓钓鱼、打打篮球,船上还配有手提电脑,可以上局域网;想家了还可以打个卫星电话,“一块五一分钟,是美元哦。”“小日子过得还行,大家估计都胖了几斤,就是生活成本有点高。”

 

 本以为在北冰洋上最丰富的资源就是水,哪知道这家伙比油还金贵。“一吨油只能烧三吨水。”李政说,从海里直接抽取的海水要加热,取蒸汽作为淡水,往往洗一次澡就要耗费几百块,“不少船员出发时都把头剃光了,省水啊。”

 

 在冰面上还可以打赤膊

 “北极气温比这边冷多少?”看着科考队员们都穿着厚厚的“企鹅服”,人们不禁问道。“其实温度也就在零下几度,北极圈附近有的还在零上。我们在‘企鹅服’里面穿一件保暖内衣就足够。”

 

 看到有队员打着赤膊躺在冰面上的照片,记者真相信了“北极不冷”的说法。“其实还是很冷,湿冷,很刺骨。”李政说的冷主要因为北极湿度几乎100%,铁器搁在室外十分钟就布满水珠,半个小时就结冰了。

 “那边的零下几度,比我们这里零下十几度还冷。”

 

 风暴来时,就像撞上冰山

 南极的“杀人风”、冰裂隙常常让科考队员“望而却步”;在北极,看起来似乎要“平静一些”,“北极是大洋,南极是陆地,两者的自然环境不一样”。

 

 没有了满眼的皑皑白雪,只见漂浮的冰块,可冰块间和冰块下也隐藏着“凶险”。“有的冰融化了,就形成融池,如果上面再覆盖点雪‘伪装’,那危险就大了。”此次科考中,有一辆全地形的车就直接掉进了融池,好在它是多栖的。李政自己有次也是一脚踩进了融池,“嗖的一下赶紧跳出来。”为了安全前行,科考分队领头的人总要拿根竹竿“探路”,“用力扎一扎,有危险的赶紧做个标记。”

 

 没有“杀人风”,可来了海洋风暴,那滋味也不好受。科考队回程通过白令海峡时就遇上了风暴,“晕船不说,海浪拍击声就像是撞了冰山,很恐怖。”风暴中心九、十级的风力,比起陆上的台风,威力可是更大了,“因为有海浪,谁出了船舱,估计就回不来了。”

 

 关于北极传说

 凌晨两点的太阳真刺眼

 因为赶上了夏季,所以李政他们也就赶上了极昼。“我们笑称没日没夜,凌晨两点多那太阳真刺眼。”李政进了北极圈后,还想看看日落和日出,“结果晚上11点半等起,半天都没落下去,12点多又升了起来。”

 

 北极日不落,不过太阳可“害”苦了队员们。“紫外线超强,太阳光照到冰面再反射就是两倍的辐射啊。”李政第一天没戴面罩,回来脸都烧得疼。“两只眼睛显得好白,跟熊猫正好反了。”

 

 海冰两年消融400公里

 在地理课本里所说的北冰洋,这次让科考队员们差点傻了眼。“一路上,我们心里就犯嘀咕:只见海水,哪里有冰啊?”

 

 印象中北极厚厚的冰盖、大片的冰块几乎难见。“冰块消融的速度超乎想象。”就连一些老科考队员也有些惊讶。

 

 “2008年第三次北极科考到达北纬86°,船就开不动了,冰块太大太厚,超过‘雪龙号’破冰能力;今年船动力航行到88°22′都还有大块的水域。”

 

 李政说,据后来坐直升机飞往北极点的队员透露,即便在北极点,也没有大锅盖似的冰面,都是大片的水面,很多水面连冰都没有。

 

 “一个纬度一般100多公里,这下4个纬度的冰面都消融了,只有两年的时间。难怪老队员说2008年还有成群的北极熊呢,没有了冰面,它们如今怎么生存?”

 

   雪龙号在北极

 

竹竿探路

 


 

北极雪地上的中国结 

 


 

镜头中的北极

 


 

 绿色的球是用来防熊的

 

               2010-09-23  江淮晨报 第二版整版    作者:  张沛  照片由李政提供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