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时报]新中国放射化学奠基人杨承宗评价自己一生只做了两件事——
为原子弹炼铀 为中科大办专业
2010-09-20

 本报讯 “我一生只做了两件事,一是为原子弹炼出了所需要的铀,还有就是在中国科大办了一个专业。”这是新中国放射化学奠基人,杰出科学家、教育家杨承宗先生对自己的谦虚评价。

 

 9月16日,杨承宗在医院通过视频乐观地告诉大家:“今天我进入了百岁老人的行列。”他回顾了自己走过的岁月,经历了百年社会大变迁,饱受军阀混战、外强欺凌,目睹生灵涂炭,为此立志一生科学救国。

 

 同日,他的百岁寿辰暨从事学术活动八十周年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多位与杨承宗一同工作奋斗的两院院士以及科技界、教育界人士数百人参加。

 

 杨承宗1911年生于江苏吴江,1932年毕业于上海大学,获理学学士学位。1947年至1951年在法国巴黎大学居里实验室师从伊莲娜·约里奥-居里夫人从事放射化学研究,获博士学位。

 

 新中国成立后,杨承宗毅然离开居里实验室,回到祖国。杨承宗带回国的还有两件东西:一是10克碳酸钡镭的标准源,这是镭的发现者居里夫人亲手制备的国际镭标准,也成为日后中国开展铀矿探测唯一标准计量实物;另一件是居里夫人的一个口信:“请转告毛泽东,你们要保卫和平,要反对原子弹,就要有自己的原子弹。”

 

 1953年,中子物理研究组的戴传曾和何泽慧开展工作急需中子源。杨承宗了解到,抗战前北平协和医院曾向美国买了507毫克镭的提氡设备。这507毫克镭是很强烈、很贵重的放射性物质,密封在一个玻璃系统的容器里,但抗战时,日本人将玻璃系统破坏了。

 

 在安全防护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杨承宗不顾危险,迎着射线走上前去,果断、妥善地处理好了破损的装置,为新中国制备出第一个中子源。但他的右眼却因为超剂量的辐射而受伤,最后彻底失明。

 

 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侯建国回想起自己刚进入科大读书时,杨老就是科大的副校长。侯建国表示,从1958年中国科大建校起,杨承宗与科大结下了不解之缘,学校的建校、迁址合肥和第二次艰苦创业,他都积极策划、参与。

 

 建校之初,放射化学和辐射化学系所有的教学大纲、教学计划、任课老师的选择,都是杨承宗亲自编写、亲自确定的。他平时白天忙于原子能研究所的科学研究,只有晚上写讲义编教材,每周三准时到中国科大讲课。在给学生上基础课时,杨承宗十分注意把国际化学界前沿科学知识和科学创新的思维方法传授给学生,强调学生的动手能力培养和独立思考能力的训练。他经常教育学生们说:“科学就是前沿,科学就是尖端,科学就是创新。”

 

 参加座谈会的还有中国化学会、中国原子能研究院、中核集团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合肥学院等单位以及杨承宗的学生代表。他们表示,在一百年的岁月里,杨老对祖国的忠诚、对科研的执著、对教育的热爱、对名利的淡泊,以及宽广坦荡的胸襟和乐观豁达的精神境界,都值得后辈永远学习。

 

                    《科学时报》 (2010-9-20 A1 要闻) 作者:祝魏玮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