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室”四“进士” ———访222楼406寝室2010届毕业生牛人 2010-09-19

                                                      肖丹 甘凤萍 吕品

胡隆谦   毕业于近代物理系,湖南人,即将赴美国弗罗里达州立大学深造。
孙玮     毕业于近代物理系,山东人,即将赴美麻省理工大学深造。
杨盛玮   毕业于物理系,湖北人,将在科大保研。
郭金棒   毕业于物理系,河南人,即将赴美国华盛顿圣路易斯大学深造。

 

 


  古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今有一扇门内同是才子。究竟是什么蕴育了一方人共同的气质,究竟是什么将性格各异的他们如此神奇地融合在一起,共同奔向高处?222楼406室的四兄弟,或出国或保研,各有前程,且让我们走近他们,倾听他们的故事。

异•同

 初见他们,只有一个印象:相距甚远。走进寝室的第一眼,只觉眼花缭乱。胡隆谦个子不高,小巧可爱,说起话来细声细气,人称“胡咪咪”。杨盛玮人高马大,阳刚帅气,爽朗大方,笑起来还有两个小酒窝。孙玮高高瘦瘦,一本正经,却号称是这个寝室最能侃的侃哥。郭金棒长得白白净净,不怎么说话,笑起来微显腼腆。交谈中我们得知,四人平时只是偶尔聚餐一番,极少有集体活动;杨盛玮是班干部,为人开朗,常有各种各样的人为各种各样的事到寝室来找他,这让有些室友觉得很受打扰;而他们的作息时间上也存在着不同……
  但四个人确实是走到了一起。刚进寝室时,我们注意到几乎每张床前都挂着一个宿舍证,原来这是大一时,按照要求挂上去的,已在床头伴随了他们四年。四人平日很少呆在寝室。他们说,大一大二是自习室,大三是实验室,大四就是忙琐碎。四个性格迥异的人,都有早出晚归的习惯,而四个人一起干得最多的一件事情,竟然是熬夜。第一次熬夜时,胡师兄还未搬进该寝室,另外三名想知道熬夜自习是什么滋味的大一新生,来到可以通宵自习的18层楼,孙玮回忆时调侃地说:“18楼有很多房间,不过我们进不去。”于是他们就在18楼的某处找了个沙发冻了一晚熬夜自习。此刻坐在一起闲聊,四人相互八卦,打趣胡隆谦是高级红娘,调侃新交了女友的郭师兄,各自回忆,亲密如兄弟。

时间的磨砺

  经过大学生活的锤炼,四人都成熟了很多。说起对四年大学生活的评价时,他们均一脸感慨,有遗憾,有满意,表示尚可的也有。
  胡隆谦首先发言,表示自己的大学生活只能得75分。他一脸悔恨地说,大一时少不更事,贪玩好动,浪费了大把时间,导致到了大二大三,心里还有阴影。好在现在成绩还不错,系里系外结识了很多朋友,这才心里好过些。加上他有喜欢乱买东西的坏习惯,还老丢三落四的,大学期间浪费了不少钱,给大学生活减分不少。
  杨盛玮和孙玮沉思了一段时间后,很认真地说,他们的大学生活可以打90分。杨盛玮笑着说,虽然有时候时间安排不太合理,活动圈子也只限于校内,但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现在也基本上达到了自己的目标,所以还是颇为满意的。孙玮则相当认真地告诉我们,他当初之所以要来科大,就是抱着卧薪尝胆的心理来的。现在既尝到了艰苦奋斗的滋味,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郭金棒则小心翼翼地给自己的大学生活打了80分。他说自己这四年里电影看得太多了,浪费了很多时间。曾经想看遍图书馆的豪情壮志也被抛之脑后。还好,他收获了很多知识,最重要的是,在科大培养了自己艰苦风斗的精神和随机应变的能力。末了,他半开玩笑地说,遗憾的是,大学四年没来得及好好谈场恋爱。

聚焦人生艰难时

 或许人人都会遇到这样一道坎,它使你痛苦迷茫,而又不得不去面对。
  杨盛玮在决定是保研还是出国的时候和父母的意见有了很大的分歧,而科大又是一个出国风气相当浓厚的地方。杨师兄的书架上,现在还堆满了以往师兄相赠的关于考G考托的书籍,虽然已送给别人好几套了。最后,他还是下定决心在国内发展,并求得了父母的理解,虽然师兄未提及诉说的细节。但在讲述这段往事的过程中,一开始嘻嘻哈哈的师兄变得深沉起来,眼睛盯在地面上,脸色也变得格外凝重。
  其他人也经历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之槛,胡隆谦在准备出国时,遭受着GRE的折磨;孙玮刚进实验室时很是郁闷了一阵———“刚进去时,好多东西不懂,很多仪器不会用。”
  是的,他们都曾困惑迷茫,但困惑过后,他们还是牛人。

再回只有夜晚的寝室

 虽说大学生活繁忙,大家在寝室的时间少得可怜,但寝室还是成功地把四人拉在一起,拼出了大学的缤纷。
  四个大男孩凑到一起,最喜欢八卦。他们有理科式思维的八卦,一次,郭金棒在毕业表格“社会关系”一栏中,把与某女生的关系填作了“亲密”,被杨盛玮同学不小心看到了,于是和室友好一番推导,首先这个人的名字颇为生疏,其次居然很不寻常地填成了“亲密”,杨师兄和其他室友启用百度人肉搜索,确定该女生的真实身份和部分个人信息,最后推导出该女生一定为其女友。郭师兄只有低头默默地笑。
  寝室里处处有他们生活的影子,郭金棒做事一向专注,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孙玮曾被戏称为嗜睡界的“教皇”,但他从不会因嗜睡而赖床迟到。这两日加起来,他说,也只睡了十个小时。四个人有时会一起在寝室听广播小说,兴致来了,也会两两相约出去吃烧烤。
  如今,离别就在眼前,他们马上就要各奔东西。曾经的欢笑与汗水终将成为过往。“终于还是走到这一天\要奔向各自的世界……一路我们曾携手并肩\用汗和泪写下永远……放心去飞\勇敢地去追\追一切我们未完成地梦……”。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