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勤:盖茨最器重的中国门生 2010-08-06

 张亚勤1966年出生于山西太原,人称“神童”,12岁考进中科大少年班,23岁时以华盛顿大学历史上唯一一个满分的博士论文毕业,31岁时荣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成为百年来获此荣誉的最年轻科学家,38岁成为微软全球副总裁。他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最器重的学生,也是唯一受邀参加盖茨告别晚会的华人。2006年,国家主席胡锦涛“家访”比尔·盖茨的湖边私人豪宅时,作为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掌门人,张亚勤帮盖茨一起精心策划,并被盖茨安排向胡主席演示两项最新的技术。

 如今,44岁的他,身份是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

 

 他和他的前任们

 在微软中国12 年,张亚勤和唐骏、陈永正等前后6任微软中国CEO都成了好朋友。“我和唐骏是很好的朋友,每次我来上海,我们都会聚聚,一起吃饭。”至于陈永正,“每次,他都会送我NBA的VIP包厢票。”说到这些,他禁不住爽朗地大笑。

 

 他还讲了一个段子。有一次,比尔·盖茨来中国,陈永正要向盖茨汇报工作,那是他第一次向盖茨汇报。“他非常紧张,因为之前他和比尔接触得不多,于是打电话问我:‘你和比尔比较熟,你告诉我要怎么准备,要注意些什么。’我就告诉他很多注意事项,比如不要先把一叠厚厚的PowerPoint文档给比尔看,如果先给他,他就会直接翻到后面几页,然后不停地提问……后来,汇报完毕,他打电话告诉我,‘挺好,谢谢’。”

 

 谈到曾经的合作伙伴、后来的竞争对手李开复,他说:“除了他和微软打官司那段时间不方便联系,他在谷歌中国的那几年,我们周一到周五是竞争对手,周末是朋友。在周末,我们经常一起聚聚,但不谈工作。”“他(李开复)和微软的官司结束后,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他,发现他瘦了好多,就询问他减肥的良方。他开玩笑地说道:‘要不你也打一场官司?’”

 

 在来来往往中,从最早的杜家浜到如今的梁念坚,微软中国已经换了7任CEO,其中的一位还是他自己:2007 年陈永正离开后,张亚勤曾兼任了一年多CEO的角色。

 

 和微软有种奇怪的缘分

 1998年的一天,张亚勤在整理E-mail时突然发现一封写有“Microsoft”的邮件。那时,32岁的他,是桑纳福多媒体研究室的总监,这也是当时华人在美国多媒体研究领域的最高职位。

 

 张亚勤说,他和微软有种奇怪的缘分:“当时很多人在找我,很多E-mail我都删掉了,当我正准备删除这一封时,忽然看到Microsoft,看到中国,我对Microsoft一直特别敬佩,所以就打开看了。”

 

 信是李开复写的,1998年李开复加盟微软公司,负责微软中国研究院工作,正广揽贤才。但张亚勤并不认识李开复,“我就上网去搜,啊,原来是这么牛的一个人。然后我就挺期待他给我打电话的,我当时想哪怕不去,认识个朋友也挺好的”。很快,他等到了李开复打来的电话,已经13年没回中国的张亚勤决定回国看看。

 

 接下来的故事众所周知,1999年年初,张亚勤出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首席科学家。此时,研究院的员工还不足10人。但一开始,张亚勤并未决定长时间留在中国。“我当时和开复说,先待2年看看;但开复告诉我,他要待5年。”后来的事实反过来了:张亚勤在中国待了5年,李开复待了2年就离开了。2000年,李开复调回微软美国总部;张亚勤顺利接班,出任院长,直到2004年调回微软总部。

 

 “张亚勤是微软的软实力”

 2000年6月底的一天,美国华盛顿州雷德蒙市,微软公司总部,张亚勤首次独立向老板盖茨汇报研究院一年来的成绩:50多人的研发团队贡献了80余篇论文、40项美国专利、60项新技术……这些数字让比尔·盖茨惊呆了,原定1个小时的汇报被延迟了40分钟。最后,这位微软创始人给出了少有的超高评价:“你们做了令人难以置信和惊异的工作。”

 从那之后,每隔两三个月,张亚勤就要率领中国同仁们向他汇报一次工作。

 

 2003年11月,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造访中国,张亚勤一路陪同。鲍尔默和张亚勤聊起了他的新想法——进入移动领域,并表示比尔·盖茨和他都觉得,张亚勤是最佳领导人选。

 

 “我当时很矛盾,研究院发展势头正猛,而我也刚把家搬回国内。”但张亚勤又想去尝试一下这个新领域。早在3年前,他就在微软中国研究院设立了一个新的研究小组,研究无线网络,并尝试做这方面的产品转化工作。

 

 2004年1月,张亚勤答应了盖茨的邀请,调回总部出任微软全球副总裁,负责微软移动通信及嵌入式系统在全球的开发业务。按照微软的“导师制文化”,“回到总部,我就需要一个mentor(导师),我找到盖茨,说希望他能做我的导师,他答应了”。

 

 财经作家凌志军如此描绘在微软的张亚勤:他的外表浑圆忠厚,憨态可掬,开口时轻声慢语,举大体不论细节,无论多么复杂的问题,总是能够一语中的。唐骏说“张亚勤是微软的软实力”,而张亚勤却说,这是他从导师盖茨身上学到的:“比尔看问题很深刻,他总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和他聊完天,你会感觉整个人很清澈,思路很清晰。”

 

 不做CEO,兴趣仍然是研发

 2005年7月4日,张亚勤和李开复在李家闲聊,李开复告诉张亚勤,他将辞去微软之职,加盟Google。

 

 那时,张亚勤主管的移动嵌入式业务已经初有成效。通过与摩托罗拉、HTC等手机生产厂商的合作,微软的手机操作系统杀入高端智能手机市场,市场份额也从最初的不足1%扩大到20%多。

 没想到,在李开复递交辞职信不久,盖茨就要求张亚勤回中国接做李开复的工作。

 

 “当时我觉得,(回中国搞研发)这件事不能找别人,只能我来做;而移动业务,我可以找别人做。尤其回到中国,要和开复竞争,这需要我非常尽力。”说到这里,张亚勤笑了起来。

 回国前,张亚勤就定下战略目标:要在中国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并要在中国投资盖楼。

 

 2006年1月,张亚勤回国,他将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这些机构以及一些产品研发部门整合成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使中国成为微软除美国之外最大的研发基地。

 

 2008年5月,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总部在北京中关村破土动工,仅园区建设投资就超过20亿元人民币,这也是微软第一次在中国置地盖楼。

 

 一个月后,在美国西雅图,作为唯一的华人,张亚勤参加了比尔·盖茨的告别晚会。“我代表微软中国的全体同仁和自己向比尔送了两件礼物:一本《比尔在中国》的影集,记录了从1991年起比尔十多次中国之行的精彩瞬间。我自己则送给比尔中国古代乐器埙、篪各一件,取意诗经‘伯氏吹埙,仲氏吹篪’,埙篪相和,如兄弟之睦,如君子之交。”

 今年1月,鲍尔默在美国宣布,总部设在北京的微软中国研发集团更名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除了印度,包括日本、澳洲在内的地区研发机构都向北京汇报。

 

 陈永正离开后,张亚勤曾担任过一年多时间的微软中国代理CEO,其间有数次直接接手的机会,他都拒绝了。如今,身兼数职的张亚勤仍表示,研发还是他的兴趣所在。“微软中国CEO主要负责的是业务,销售和市场。每个人兴趣不一样,我自己还是希望做一些全球化的、创新型的工作,我并不想局限在一个区域性的销售上。”他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有商业头脑的科学家和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原载《外滩画报》)

 

 张亚勤语录

 “聪明重要,知道怎么使用和发挥更重要。如果把人比做计算机,智商就像CPU的性能,是固有的,后天相对较难改变。而性格好比操作系统,心态、判断能力、简化问题的能力、沟通的能力等像用户界面和应用软件,可以通过后天的教育和培训改变。”

 “人生的兴奋和挑战在于未知、不确定、不可预测,一定要敢于尝试。”

 “让中国‘智’造‘慧’及全球,这一直是我的梦想。”

 

                          中国民航报   2010-08-06  彭朋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