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吴冠中 2010-07-15
王万然
 
        吴冠中的名字很熟,但之前没有看过他的画作。
        近日在诗人老刀的博客和诗人杨克的微博上,分别看到吴冠中先生逝世的消息。我随即想起了我藏有一本吴冠中文集,还是认真拜读过的。
       自以为与吴冠中先生有缘,便迫不及待地翻出他的书。家里藏书不多,吴冠中、废名的书放在哪里我心中有数,一查就到。我保留的吴冠中的书不是画册,而是文集。该书名《东寻西找集》,是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画家论画”,我又没学画,买它干嘛?可能当时正埋头阅读美学著作和文艺评论,便买来学习的。在扉页,记录了购买的时间、地点:一九八四年四月十五,于潮州。书页中画了不少蓝线,还做了旁批。旁批的字不多,两三字,最多也是七八个字,主要是点明吴先生创作的艰辛和油画如何走民族化的问题。有些地方还注有“1、2、3”,但我自己也忘记了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后来想想,原来这三个数字指的是前面读后感的例证。
        在目录下面的空白处,我写有几行读后感:“我决定把《东寻西找集》的民族化分为:1.中国文艺与外国文艺的姻缘,坚持走民族化的道路。2.生活决定油画要走民族化道路。3.民族化的创作。”时间记录是“1984年7月6日”。这正是我毕业后在碣石家里等待分配的时候。这几句话是我当年对吴冠中先生关于民族化的创作主张、创作道路和创作风格的总结。
        而再读吴冠中,先生已仙逝。他人已逝,但精神永在,尤其是他敢于说真话的独立精神和人格,更加深受人们的爱戴和怀念。
       吴先生从学画第一天开始就是画人物,但“丑化工农兵形象”和“形式主义”的帽子像紧箍咒一样紧紧扣住脑袋,他又坚决不向庸俗的艺术观点低头,无法之法,逼上梁山,逐渐改行搞风景画。他这种宁可当“粪框画家”也不愿意去画“高大全”的执着,体现其创作的严谨及独立的精神。
        他写得一手好散文,画出市场最高价,在当今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苟安于市场世俗标准的时代,吴冠中其言其行其艺,是另类,是孤品,不容效仿,可以这样说,他是当今艺术界最特立独行的画家之一。
        吴冠中先生曾经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我这个年纪了,趁我还能说,我要多说真话。”到了晚年,吴冠中每出一语,如“笔墨等于零”、美术界“养了一群不下蛋的鸡”、“中国当代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一百个齐白石比不上一个鲁迅”、“取消画院,取消美协”等等,必会引起轩然大波,招致很多非议。他是一个“敏感的艺术家”。
        他是画坛泰斗,据统计,自2000年以来,其各类作品总成交额17.8亿元,被誉为是中国艺术市场的奇迹,2008年,他因画作公开拍卖总成交额达3.7亿元,高居“胡润当代艺术榜”榜首。但他不满足于拍卖的天价,碰到不满意的作品,撕掉、烧掉。斯掉的是钞票,撕不掉的是对艺术最高境界的追求。
        对待作品的态度里,吴冠中有这样的人格:自己不满意的作品从不拿出去,好画更舍不得卖,也不为金钱画画或接受任务作画。他却为伪作“毛泽东肖像中国画《我的一张大字报》”打官司打白了头发,始终维护自己的艺术、尊严和人格。最后的几年里,他将毕生的创作散尽,曾向中国美术馆、故宫博物院、上海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捐赠作品。吴冠中先生留下的财富,不仅仅是艺术作品,更主要的是他的人格魅力。
        老刀在博文说:“和当年的文学大家巴金一样,黄土埋得只剩最后一口气的吴先生,终于不再沉默,说要趁有生之年多说真话,可见在当今这样一个环境之下,一个人要说真话是多么艰难。……把吴先生的‘笔墨等于零’引伸也是恰当的,想什么写什么有用吗?有谁会听会看呢,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有谁会听你的真话呢,是的,‘笔墨等于零’。”正因如此,易中天也发表博文《远逝的雷声》说:“斯人已逝,雷声已远。独立思考的人,将永远寂寞。问题是,我们还能听到那样振聋发聩的声音吗?
        他轻轻地来,带来无尽的宝藏。他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分钱,不带走一幅画,也带不走他那寂寞、高傲、振聋发聩的风骨、性情和独立品行。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