褒禅山华阳洞印象记 2010-06-09
 
范洪义
 
       含山县的褒禅山并不起眼,要不是北宋王安石留下名篇“游褒禅山记”,恐怕不会引起旅游者的注意。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一行八人慕名坐车去褒禅山,车上有幸遇到褒禅寺一女居士,她庄重地介绍寺内方丈如何治禅学有成,常被少林寺与二祖寺请去讲经说禅。鉴于我认为理学的思维与禅的顿悟有相似之处,所以很想拜谒此位方丈,可惜我们到了寺内无缘相见,亦无法向其请教禅与理学的关系。而寺院是在原慧空禅院的古遗址上新建不久的,旁有一个九层佛塔,面目也是新鲜的,原慧空禅院的痕迹荡然无存,是天灾,是人祸?于是叹曰:“诗境有禅顿悟易,空门无框遁入难”。
  出了寺,沿小路到了华阳洞的前洞口,赫然有“天下第一名洞”及“万象皆空”的石刻。我没有请导游指点,而是希望能像当年王安石及同伴举着火把去探洞,设想一下,洞若观火,火影反照奇石,森森可博人,此种洞中窥管摸索的体验,将会是多么激动难忘啊!可现在这只是一个空想罢了。进了洞,我们看到巷衢洞达的地方都挂着灯,每盏灯边均有提示牌,标写着旅游者在此处可看可想象的钟乳石形的含义,如“枯木逢春”,“板桥画竹”“绵羊思母”“藕断丝连”“龙腾虎跃”“鸾凤和鸣”等,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安石古砚”“荆公斗笔”“荆公翰墨”,以及唐代高僧慧褒和尚的化身石,颇值得喜爱人文历史的人玩味。
  无须说,这些注解是旅游局事先为游客设置的观察模式,而我更喜欢的是自己去琢磨,去想象,因为个人的想象力的发挥常常是从对山川,草木,鱼虫,鸟兽的自我观察中得到营养,别人不宜代庖。另一方面,在预先设置好的壁灯下观察,与自己举火把照明观察的效果有天壤之别,举着火把可以进退自控,想看那里就看那里,也许别有洞天呢。这如同我们研究问题也应用多种方法去思索一样,也许真理就藏在某一角落呢。
  走到“荆公回步”厅,用李白的话说是“洞天石扉,訇然中开”的一个较为宽敞的地方,那就是当年陪王安石从后洞进入的同伴说“石出,火且尽”的地方,止于此,而游乐未能得其大,使王安石出洞后追悔莫及。这里也是我这次进洞最想知道的地方,可以体会一下“壮志未酬”的感觉。尤其是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深知如在崎岖的科研小道上知难而退,就会有“浅尝辄止”的羞愧,前方的巷洞坑谷,需要探索者去洞炪其幽,这时的望而却步,往往是胆怯所致,难怪王安石会写出“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探索的深浅也因人而异,我们在求学时要尽吾志竭吾力,但也不提倡一味地钻牛角尖,因为这与深入浅出不同。这可以苏东坡的诗为证:“西湖天下景,游者无贤愚。浅深随所得,谁能识其全。”不知与我同行的研究生们有同感否。
  比王安石运气的是我走完了全洞,但总因为没有火把自照自探而追悔莫及,回想自己在科研途径上,岂是有“导游”的路牌一路为你标明风物的含义及前进的方向的。于是诵诗曰:荆公虽去有遗篇,未尽游兴留悔憾。洞若观火思治学,华阳穴中存笔砚。
   在洞口附近的公交车场,向当地人买了一块嶙峋多孔的透石,作为这次游洞的纪念。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