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在夏至未至的青春 2010-06-09
 
陌上狐
 
        高一那年,正是郭敬明的新书《1995-2005 夏至未至》风靡校园的时候,无论走在哪个角落,扑面而来的都是书中傅小司和立夏青涩而美好的爱情气息。相比之下,自己茕茕然独步的姿态,总是可怜的。
        自怜,是因为有了暗恋的男孩子。暗恋是个什么东西呢?说是爱情吧,却只能是一个人的思慕与渴盼,是“在我的开始就是我的结束”,是一场旷日持久、没有硝烟的自我搏斗;是一场童话吧,童话里的女主人公都是海的女儿,痴痴地望着心爱的王子却无法言爱,最终悄然化作蔷薇泡沫的惨然命运。
        可还是要暗恋,一定要,哪怕世界末日下一刻到来,这一刻都要死死地迷恋。只因青春年华实在是太美好,美好得令人觉得倘若不做出些什么,才真正是罪过。只是有些女孩有幸与自己心爱的男孩牵手,一并演绎一场甜美的童话;而更多的女孩,总逃不过偷偷暗恋与独自流泪的结局,形单影只地行走在校园里,背影就显得有些悲壮了。
        我就曾是其中一名悲壮的女孩子。性格使然,即便内心有再多不堪的凄楚,也只是打落了牙往肚里吞,一旦窥见暗恋的他,一定还是要笑得灿烂无比,拼尽了所有气力去死一样。无惧无畏,也无怨无悔。
        那时,我在一楼的文科班,暗恋的男孩在二楼的理科班。高考前,每晚都有三节自修课,人心惶惶的高考前夕,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铅一般沉重,于是,几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选择在第一节自修课下去操场跑步。某一次,当我发现他也在第一节课去操场上跑步、并窃喜着将之定义为秘密后,我便天天晚上去操场跑步。我为我的发现而狂喜,也觉得自己郁积了满心的沮丧或许真正有了一个可以舒缓的出口。
        奔跑。奔跑。第一节晚自修下,整个操场上都是人在奔跑。有三五成群的女生和男生,有卿卿我我的小情侣,很少有人单着。我单着,却不孤独,心里似有一团野火竭尽全力在燃烧。总能看到暗恋的他,他也像一匹似要绝尘而去的野马一般,在人群中孤孓而冷酷地奔跑着。我总是在离他很远的地方静静地跑,空气中混合着橡胶的味道与栀子花的香气,夏至未至的时节,这种气息很容易令人自失,并就此将之定义为一种无与伦比的暗恋味道。谁都不知道我有过这么一段如此享受的暗恋过程,当然,那种享受其实是一种赤脚行走在刀尖般的锐利疼痛,但只要依稀能够嗅得一丝他的气息,疼痛也是迷人的。
        纯情时代对于爱情的期许就是这样简单,当时自以为苦海无边,如今走出来才发现,那才是人生中一种极致的纯净、高贵的美好。是上一季的栀子香花,这一季再也开不出曾经的嫣然模样,那种“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微妙,想必就是我们一去不返的青春。
        但那种奔跑在夜色中操场上的节奏、气息与感觉,久而久之,就变成一种印象,萦绕于心,再也不能忘怀。每年的夏至未至时节,栀子花都会开得浓郁,在校园里的寂寂夜晚,我都会禁不住怀念,必得去蒸腾着热度与花香的操场,有时是静静走上一圈,有时是相对聒噪地奔跑。心中余下的,唯有纯明如水的宁静、温情如玉的安然。
        也终于知道,那些奔跑中的夜色,那种记忆中怎么都挥之不去的栀子花香,其实就是已然一去不返的青春。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