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和补课 2010-06-09
 
 
  黄吉虎
 
 
 
  每学期结束,照例要进行期末考试。从1月22日到27日是所有课程的期末考试时间,《火箭技术概论》安排在最后一天考试,即1962年1月27日(即农历辛丑年腊月22日)上午8:35分开始考试。钱先生的考试很特别,是开卷考试。其实我们最怕开卷考试,因为开卷考的试题肯定不好做,在讲义和笔记本上肯定是找不到的。
  考试那天,特别寒冷。400来人的大教室里鸦雀无声,考到中午,竟没有一个人交卷。考试卷只有两道题,我至今还记得:第一题是概念题,占30分,要求写出什么是第一宇宙速度、第二宇宙速度、第三宇宙速度、齐奥尔科夫斯基公式、阿克来公式、霍曼式轨道……等等。这题比较好做。但第三宇宙速度、阿克来公式、霍曼式轨道的推导有一定难度,要把题目做得完美并不容易。上午有相当长的时间就用在推导上,这个一般人都能拿到20分左右,但要拿到25分以上就会有一定的困难。第二题非常棘手,即“从地球上发射一枚火箭,绕过太阳,再返回到地球上来,请列出方程求出解。”题目很明确,可我们就是没法下手,火箭的速度要达到第二宇宙速度是必定的了,但先得脱离地球的引力,也就是首先要达到第一宇宙速度,再加速到第二宇宙速度。但地球附近还有月球,地球本身不仅在公转,而且还在自转。因此边界条件的确定十分困难。同学们冥思苦想,抓耳挠腮,都感到很难下笔。
  到了中午时,钱先生说,先去吃饭吧,回来再考。说真的,中午饭谁也吃不好,吃不香,脑子里想的还是那道题。不过当时考风非常好,在饭厅和来回的路上各人思考各人的考题,没有相互讨论的事情,那时侯如果作弊,是十分丑恶的事情,所有同学都自觉遵守考试纪律。下午接着考,考到大约三点多钟时,陆续有同学坚持不下去了,在58级自动化所大阶梯教室里的200多名同学中,先后有4位同学晕倒,被抬了出去,其余同学继续奋发。到了傍晚,大家只好交卷。考试成绩出来后,卷面竟然有95%的同学不及格。钱先生也有办法,把卷面所得分数开方,再乘以10,这样卷面成绩得36分的同学就成了60分,而卷面100分的同学仍是100分,当然,这次考试没有得100分的。开方乘10后,75%的同学及格了,再加上平时的测验、作业等因素,80%同学通过了,只有近20%同学在下学期开学后的第二周还需要补考。我的这门课考得较好,只是在列方程求解时,忽略了由地球自转而产生的科里奥利力。
  事后得知,钱先生在考我们之前,把同样的试卷让辅导两个年级14个班的十多位助教也考了一下,把他们也考得满头大汗。
这次考试,钱先生很不满意,他认为同学们的基础还不够扎实,需要一定的时间补课。故近代力学系58级学生在校多停留了半年时间。在这半年里,钱先生用冯·卡门和比奥(钱先生在美国读研究生时的导师和师弟)合著的《工程中的数学方法》一书作为力学的主要参考书,亲自请童秉纲先生(中科院院士,下迁合肥后曾任近代力学系系主任多年)为200名同学补习力学,使同学们认识如何从实验研究或工程技术中抽象出质点和质点系的模型,导出数学表达式,又从计算结果中分析其物理意义,再回到实际问题中去,不仅要定性,而且要定量。另一门课程是补高等数学,从极限开始到数理方程。半年下来,光数学题就做了近3千道。虽然参加工作晚了半年,但对同学最大的好处是打下了扎实的数理基础,这使绝大部分同学在后来的科研工作中受益匪浅,很快成为同龄科技工作者中的拔尖人才,为两弹一星的成功做出了贡献。 (之五)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