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张亚勤一路创造奇迹 2010-05-26

 “我跟这个世界很少冲突,一般都比较和谐。 ”“他(比尔·盖茨)是个很完美的人,好奇心很强、特别聪明,同时又很单纯、很善良。 ”

 剪影

 姓名:张亚勤出生日期:1966年出生地:山西太原身份:现任微软全资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

 张亚勤人称“神童”,12岁考进中科大少年班,38岁成为微软全球副总裁。他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最器重的学生之一,也是唯一受邀参加盖茨告别晚会的华人。在微软中国11年,他和唐骏、陈永正等前后6任微软中国CEO都成了好朋友。谈到导师比尔·盖茨:“他是个很完美的人,好奇心很强、特别聪明,同时又很单纯、很善良。 ”如今,44岁的他,身份是微软全资资深副总裁、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

 经历

 1997年,31岁,被授予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称号;

 1999年,加盟微软中国研究院,出任该院首席科学家;

 2000年8月,出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科学家;

 2001年11月,微软中国研究院升级为微软亚洲研究院,任首任院长;

 2004年1月,升任微软公司全球副总裁,进入微软决策层;

 2006年1月,回国成立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任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兼微软中国研发集团主席。

 学习生活 孩童般度过少年大学生活

 在科大,张亚勤和其他少年班学生一样,有最好的老师,吃最好的食堂,还有人帮着洗衣服。思想、工作、生活、起居,都被关照得细微周全。而心灵的丰富与滋养更值得怀念,“眼界完全开阔了,在自由的校风中感觉很舒展。着名的科学家都去演讲,美学音乐什么都听,对交响乐都入迷了。 ”

 小学的年龄上着大学的课程,成天跟比他大十几岁的同学在一起,张亚勤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变得少年老成。他活得很性情,完全是孩子心态。“我早晨睡懒觉,中午起来就吃饭,回来睡个午觉。下午又去踢球了。晚饭后七八点钟才开始学习。玩得太多,挺长时间都没有上过课,以至于老师找我谈话。 ”

 他用孩子的眼睛,孩子的思维想事情:反正考进来了,动力有点消失了,也没有家里人管,爱干嘛干嘛呗。也没有觉得辛苦,也不知道为什么学习,张亚勤就这样高兴地、朦胧地度过了美妙的大学时光。

 科大硕士毕业的时候,张亚勤面临几种选择,一是在国内读博士,一是到德国学管理。那时他出国的愿望不是特别强烈。“当时在谈恋爱,她在科大读书。我对国内的一切都很眷恋。 ”后来一位通讯方面的大师级人物来中国讲学,看中了张亚勤。张亚勤就做了他的学生。 1986年,张亚勤成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博士。在那里,他做着尖端的研究项目,学业顺利。博士资格考试时,他又制造了新闻:考出那个学校历史上唯一一个满分。老师到现在都为他骄傲。“那个时候我觉得学东西特别有意思,看什么一下子就看懂了,有感觉。那个时候我才开窍,才长大。 ”

 当时张亚勤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科学家。到1994年时,张亚勤已经在权威学术杂志上发表了上百篇论文,相当有名气,总被学术会议特邀作报告。

 进入微软 感谢一封未删的电子邮件

 1998年的一天,张亚勤在整理Email时,突然发现一封写有“Microsoft”的邮件。“我记得当时是八九月份。”那时,32岁的张亚勤已是桑纳福多媒体研究室的总监,这也是华人当时在美国多媒体研究领域做到的最高职位。

 此前,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的张亚勤,23岁时就获得华盛顿大学历史上唯一一个满分的博士论文毕业;31岁时,他荣膺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成为百年来获得这项荣誉最年轻的科学家。“当时其实很多人在找我,但很多Email都删掉的。很奇怪的是,那封Email我没有删。我和微软好像有种奇怪的缘分。 ”

 一直以来,张亚勤都有一个习惯,每天下午固定有3个小时,不开会,自己看一些东西。“Email平时也不看的,只有在那3个小时,我会处理、回复邮件。当时,我正准备删除的时候,忽然看到Microsoft、看到中国,我对Microsoft一直特别敬佩,所以就打开看了。 ”

 但张亚勤并不认识李开复。“我就上网去搜,当时的搜索没这么方便,但还是可以查到。查了之后我才发现,啊,原来是这么牛的一个人(大笑)。然后我就挺期待他给我打电话,我当时想哪怕不去,认识个朋友也挺好的。 ”很快,他等到了李开复打来的电话,已经13年没回国的张亚勤决定回国看看。在李开复的自传《世界因你不同》里,他如此写道:“1998年9月,一个年轻人出现在香江花园的大堂,他冲我微笑,满脸诚恳,像老朋友那样跟我打招呼,‘嗨,开复’。”

 接下来的故事众所周知,1999年初,张亚勤出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首席科学家。此时,研究院的员工还不足10人。但一开始,张亚勤并未决定长时间留在中国。“我当时和开复说,先呆2年看看,但开复告诉我,他要呆5年。 ”后来的事实反过来了:第一次,张亚勤在中国呆了5年,李开复呆了2年就离开了。 2000年,李开复调回微软美国总部,张亚勤顺利接班,出任院长,直到2004年调回微软总部。

 评价导师 比尔·盖茨的好奇心很强

 2003年11月,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造访中国。作为微软在中国的大将,张亚勤一路陪同鲍尔默。鲍尔默和张亚勤聊起了新想法——进入移动领域,并表示比尔·盖茨和他都觉得,张亚勤是领导这个团队的最佳人选。

 2004年1月,张亚勤答应了盖茨的邀请,调回总部出任微软全球副总裁,负责微软移动通信及嵌入式系统在全球的开发业务。按照微软的“导师制文化”,“回到总部,我就需要一个mentor(导师),我找到盖茨,说希望他能做我的导师。他答应了。 ”“那段时间,除了日常工作,我们每个月都会有单独的会面。 ”谈到导师盖茨,张亚勤很兴奋:“他是个很完美的人,好奇心很强、特别聪明,同时又很单纯、很善良。 ”

 2006年1月,张亚勤回国,他开始忙于将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院这些机构以及一些产品研发部门整合成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张亚勤出任集团主席。

 2008年6月,张亚勤作为唯一的华人参加了比尔·盖茨的告别晚会,“我代表微软中国和自己送了两件礼物:一本《比尔在中国》的影集,记录了从1999年起比尔十多次中国之行的精彩瞬间。我自己则送给比尔中国古代乐器埙篪各一件,取意诗经“伯氏吹埙,仲氏吹篪”,埙篪相和,如兄弟之睦,如君子之交。 ”

 成功心态 尽自己努力不看重结果

 了解张亚勤的人都知道,他虽然总处于“最好”的位置上,却不是执着于第一的人,反而是怎么样都挺高兴。他自己也承认:“我从来没有想过做第一。我觉得尽自己的努力,和最好的人为伍最好,做第二、第三也挺好。人应该在内部外部找平衡。 ”

 张亚勤总有多维的目标,如果没有达到这个目标,没有关系,还有别的。他在很多生人面前表现得不如在熟人面前收放自如。几家研究院院长在一个电视论坛上见面,张亚勤“抢”上话的机会并不多。他做很多事情还是以中国人的思维方式,要考虑周围人怎么想,考虑到周围的生存环境。

 张亚勤几次向记者说起几位诺贝尔大师的事。几位大师曾应研究院之邀到中国做巡回讲学。“他们有的都90多岁了,但都有孩子的眼睛和孩子的心灵。对事物的好奇没有因为年龄而减弱,而变得漠然。 ”这种天真正是张亚勤倡导的。 据《外滩画报》报道

                                  半岛晨报 2010-05-26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