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重提“教授治校”有深意 2010-05-20 改革开放30多年过去了,我国经济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文化教育尤其是大学教育改革却滞后不前,找不到出路。奈何?我国火箭之父钱学森逝世前曾向温总理说:“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此言一石击浪,引起了教育界的广泛关注。

  中国的学校为何出不来人才呢?很多论者都没有直面回答,没有切入问题之根本,只在表面上滑来滑去。何者?并非不知不识,而是有所顾忌。经历了“文革”的苦难后,而今思想生态环境应该是好多了。那么,要回答钱老提出的问题,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北大老校长蔡元培曾提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提倡学术民主,也许就是解疑释难之良方吧。

  但时至今日,进一步想,如何借鉴蔡氏的教育思想呢?现在,前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现南方科技大学掌门人朱清时重提“教授治校”的方略,提出大学教育应该去行政化、去官僚化、去衙门化,由教育家办教育,内行管理内行,让教授委员会对学校进行全面治理,此亦不失为我国高等教育改革之道吧!那时,蔡元培长北大,梅贻琦长清华,以及陈坦长辅仁,都以“教授治校”的方式管理学校,且出过不少令后人景仰的人物。如今的香港、澳门、台湾也都实行“教授治校”,更不用提西欧北美了。就香港来说,香港中文大学的前校长高锟,他不仅是董事会遴选的校长,而且也是学术界的泰斗级人物,因获得2009年诺贝尔化学奖而被世人熟知。这位老校长不但没有丝毫的官僚气,在他的学生梁文道看来,却多了些学院派教授的和善与木讷。

  历史上,“教授治校”曾是个危险的话题。为此,不知多少人被打成“右派分子”。此后的几十年里,人们对这个话题噤若寒蝉,避之唯恐不及。今天旧话重提,为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寻找出路,太及时了,也太现实了。朱清时院士有胆有识,他现任南方科技大学校长,一方面可与香港的大学合作,借鉴它们的管理体制,另一方面又可发挥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势,两者相得益彰,有利于这块试验田取得丰硕成果。再加上深圳特区这个平台,有其肥沃的改革土壤,南方科技大学的改革方案可由深圳人大审议,成为特区的章程,这将能从法律意义上保证“教授治校”的可行性,真正做到大学去行政化、去官僚化和去衙门化。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去年4月所讲的一席话,或可成为对朱清时院士的又一支持:“与广东当前正处于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一样,高等教育也正处于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需要谋求新的重大突破。既然是特区,就要实行特区的法律法规和特殊的政策,否则叫什么‘特区’呢?”人们期待南方科技大学改革成功,正因其具备诸多有利条件,才信其不虚妄,不会流产。

  当然,要改革,就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教授治校”,观念改变很难,运作起来也不容易。起步,途中,会不会有人提出,这是社会主义大学的管理模式,还是资本主义大学的管理模式?改革开放的历史车轮前进了30多年,中国经济取得的巨大发展已经有力证明,我们还是遵循邓小平的理论为好:姓“社”姓“资”,不予讨论!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耗子的就是好猫。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深入人心久矣!那么,大学也应从空喊口号中解脱出来,转移到以教学和学术活动为中心了。总而言之,大学精神能否得到完美体现,大学学术能否实现卓越,钱老殷殷企盼的杰出人才能否应运而生,这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问题。

  30多年前,查全性教授提出恢复被“文革”浩劫中断了十年的全国统一高考招生制度,已经载入了教育史册。现在,朱清时院士重提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叶被当作右派言论的“教授治校”的话题,也将载入教育史册。因为这是顺应历史发展潮流,人们有理由相信。 (张厚感  作者为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

 

                                                           光明日报 2010-5-11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