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地方——献给父亲 2010-05-11
                                                                吴钊峰
 
 
 
                              有一个地方
                              数尺见方  三面环墙
                              每次经过都吸引我的目光
                              直到班车把视线扭曲拉伤
                              我心一如既往
                              神往! 敬仰!
                              铁锨 胶鞋 蓝工装
 
                              有一个地方
                              一间暗房 春风不往
                              每次路过都抚慰我的忧伤
                              直到阳光温暖了月亮
                              我心一如既往
                              温暖! 明亮!
                              手糙 体薄 脸沧桑
 
                              那只是个垃圾场!
                              嘘! 别声张!
                              那何尝不是一个
                              承载着尊严的梦工厂?
                              一位父亲的生活帐?
                              任寒暑复往 风霜雨雪来走场
                              永恒的是那在阳光中浮沉的
                              流着汗的脸庞
 
 
 
 
成为明矾
严韧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书读到这里,我再一次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想起了多年前,一位资深编辑托我为他的一位朋友纂写演讲稿,在演讲稿的结尾处,我引用了这四句诗。
  踌躇满志交了稿,然而,一向欣赏我的那位编辑皱着眉头读完,末了,指着结尾,叹了一口气:“你这一篇稿子可让我失望了,书生气十足,尤其是你引用的这四句诗。”
  得意变成了委曲:既然是演讲稿,自然是励志向上,弥漫着单纯蓬勃昂扬的书生气。若是城府缭绕的,那干脆引用厚黑学得了。
  当然,那篇演讲稿被扔进了抽屉里,像被打入冷宫的失势宫女,抽屉深深深几许啊!
  现在,这首诗扑面而来,是故友重逢,有着失而复得的欢娱———更重要的,我是在《明朝那些事儿》的结尾处,与它相遇。
  今年,我的收获之一就是认真阅读了《明朝那些事儿》,我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如下说法:爱上一个人,你会心甘情愿地为他/她做任何事;喜欢一本书,你会心甘情愿地为它牺牲任何时间———我真正做到了手不释卷,废寝忘食,如饥似渴。而且,常常读着读着,发出“咯咯”的笑声;或者,读着读着,频频点头。就连我与儿子说话的语气,也不自觉地模仿书上的风格。
  真是好书!用幽默轻松的21世纪语汇述说几百年前的往事。没有道貌岸然,没有高不可攀;有的,是轻松、诙谐,还有,睿智和真诚。
  我向来认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人生的两大乐事。后者我没有做到,前者我努力做到。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我读书是很方便的;更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要我真心实意地夸某本书好已经变得很难。难到什么程度?就好像是你让两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互相夸奖对方美貌一样困难。但是,这本书是个例外。它早已如雷贯耳,之前我从报上读过片段,但完整地阅读,还是第一次———虽然迟了点,但终究没有错过。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幸运吧!我愿意称呼自己为千万明矾中的一员———不要笑话我,革命不分先后,粉丝也是前仆后继的。
  我将《明》的第一部放在先生的书桌上,不着一语,看他什么反应。先生上班时夹着它匆匆离去,晚上回家时,他的第一句话是问我要第二部读———我完全可以想象先生中午在办公室的惊鸿一瞥。
  我笑———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不是自夸,我写不出小说,但鉴赏能力还是有相当水准的。令我得意的有两件事情:其一,几年前,某报社一位资深编辑(不是上面提到的那位)在闲聊中问我最近都读了哪些好书,我平静地告诉他:《风声》,在当年《人民文学》的第10期上,而且我预言,很快《风声》将出影视版,更一口气预言票房大捷。那编辑老师雷厉风行地证明了我的眼力:他迅速在报纸上连载了《风声》。而电影更是紧随其后,用2.5亿元票房为我的判断作了完美注脚。
  第二件事是1992年,我购买了《张爱玲全集》,女友问我最喜欢其中的哪篇小说,我平静地告诉她:《色戒》,并且还意犹未尽地添了一句话,小说风格奇特诡异,迟早会被拍成电影。后面的文字,就不用我写了吧,回忆一下万人空巷的《色戒》,有报道说,广州有人浩浩荡荡组团到香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那部争议电影也。
  敲下这些字,不过是一个初级明矾内心波澜壮阔的后续———我要把我的激动,我的喜悦分享给我的朋友,这样,我的欢乐就变成了若干份欢乐。
 
 
 
 
 

   灯笼牡丹 摄影 麦歌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