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报]成熟社会不该迷信大学 2009-06-05

 对于大学,人们很迷信。那是考生心中的美好圣殿,是家长笃信的人生平台。现在,就有约一千万的年青人一起向前冲。这个暑气渐盛的六月是他们的英雄诞辰,他们想上演人生的神话。这就是中国式高考。

 

不同的是,今年高考还有一些新的情境,那就是许多人选择放弃,以绝决转身,留下人们新的思考。比如,今年高考报名人数比去年减少了40万人,这个中固然有今年适龄生少的原因,但不能不看到的是今年应届高中毕业生中就有84万人没有报名参加高考。“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能撼动这种传统文化价值观,不容易。不难料想,放弃高考,内心会经过怎样激烈的碰撞。

 

 我觉得,这种放弃至少意味着不再将高考视为人生独木桥,从大学的深度迷信中走出来,这也是现代公民成熟的一种表征。为什么要对大学不迷信呢?道理很简单,就是有的人不需要再迷大学了,还有些大学根本也不值得去信任。告别“包分配”的大学年代,人的就业发展机制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多元化社会提供的发展空间也极大拓宽了。而高等教育改革的滞后,清晰展现其狭隘与逼仄的一面。在这样的情境碰撞中,人们自然不再只看到大学之大,而清晰辨认出大学之小。

 

 有篇文章说,一个美国农民的儿子,做了一段时间工匠,决定到耶鲁读书。结果,他的朋友为这种选择摇头叹气,认为好好的工匠就这么被糟蹋了。按照人家的文化价值观,工匠也是人才,耶鲁这样的名校也会浪费人才。在我看来,这种全球化语境对中国的影响也是深刻的。事实上,这些年,技校学生就业率超过大学生,大学生到技校回炉再造的消息层出不穷。

 

 在今年那么多放弃高考的学生中,我相信,会有许多是基于个体兴趣与理想的选择。从内心说,我希望这样的人群能够更多些,在不同的场域内都有。这样多元化分工的现代社会,仅仅依靠大学去培养精英,本身既不现实,也不科学。

 

 当然,不迷信大学,还与当前有些大学本身不自律,亵渎了真正的大学精神有关。比如,在近期沸沸扬扬的罗彩霞事件中,湖南邵东考生王佳俊之所以能够冒用同学罗彩霞的身份上贵州师范大学,就与贵州师大历史与政治学院院长唐昆雄有违规操作有关。王佳俊的父亲曾任公安局政委的王峥嵘与唐昆雄妻子是同学,在这样的“关系网”中,冒名顶替者王佳俊以超低分进入这所学校,不但顺利毕业,还在校入党。试问,如果你是考生,你是家长,你还敢相信这所大学的公正性与公平性吗,还能对其教育教学质量不产生怀疑吗?不必讳言,这样的大学在考生有了足够的自由选择权后,它们势必会成为放弃的对象。

 

 梁文道有篇文章说美国大学校长的地位堪比国家元首,政界的头领与学界的峰顶互相尊重,互不相涉。这种大学的独立性不言而喻。遗憾的是,现在我们有些大学只是在追求行政级别提升,在追求生源扩大的商业利润。媚权媚商的大学,以及可能陷于“破产危机”的大学,自然会在考生心中坍塌,从而不值得迷信了。(单士兵 时事评论员)

 

                                                                         华商报 2009-6-5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