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物理学家:高登义 2008-06-26

  央视《大家》2008-6-24

《高登义》编导手记

高登义先生,并没有科学家们常有的矜持和深奥派头。倒像是一位从练地摊起家,至今身价不菲,但仍脱不掉当年经历种种风尘与煎熬的农民企业家。

一个只有两层楼房的小院儿,院子中央矗立着一座三百多米高的铁塔。这不由人不由然感觉到:这是个一般又不一般的去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主席高登义先生,在这里办公。

我从小二楼外面搭建的一个陡陡的小铁梯上了二楼。办公室没有想象中任何吸引我的陈设。从1966年开始,高先生先后八次参加地球之巅珠穆朗玛峰的科学考察;1985年和1988年两次前往南极工作;1998年率队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最后的秘境,并与地理学家合作,发现并论证了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世界第一大峡谷;2001年,他率中国科考队成功在北极建站。成为我国科学家中最早完成地球三极科考的第一人。

一生从事山地、海洋和极地地区天气气候和环境关系研究的大气物理学家,端坐在办公桌前,怀拥一台笔记本电脑,他正看着、写着。笔记本中有他数万张的科考照片。

高登义一直颇为自豪,自己的人生是这样幸运。他1940年出生于四川省一个地主家庭,祖上的家业正好与大地主刘文彩势力范围比邻。这样的出身条件,在1963年中国科大毕业后,被选中执行1966年珠峰科考的绝密任务。在当年,绝对难能。

早在20世纪初期,地球上的各种地貌就被绘在了地图上。但有三个地方绝少有人涉足。它们就是北极、南极和珠穆朗玛峰。因此,朱峰也被称为第三极。在人类到达南北极之后,珠峰就成了最后的探险之地。

从1921年开始,外国登山队多次尝试从北坡攀登珠峰,每次都遭到了失败。人们称之为死亡之旅。直到1953年5月29日,英国登山队希拉里和丹增从南坡登上珠峰。人类才首次站在地球第三极。1960年5月25日凌晨4点20分,中国也有三位队员登上了世界之巅。但这次壮举,因登顶时间是在凌晨四点,没能拍下照片,当时一些西方国家质疑我国是否真的登上了世界第一高峰。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总理指示:一定要再次攀登珠峰。高登义幸运地成为了这支科考队的一员。

然而,高登义要涉足的,是一条前无古人的拓荒之路。因为在当时,国际山地环境气象学还是一个空白领域。特别是珠峰山地特殊地区的天气和特征。临行前,他的老师——大气物理学家叶笃正和陶诗言先生,也都只有根据自己的工作经验,提醒学生该准备或留心观察的一些事情。

第一次珠峰之行,高登义掉下了眼泪。

那是1966年4月22号,他根据自己的工具,预测出4月23号可能有一次冷空气带来大风。但大风多大?维持多久?没把握。当天正好有一个队出发前往7600米,途中遇到大风。结果4个人的登山包被吹下山崖,16个人的手指、脚趾被冻伤、锯掉。高登义哭了。

沉痛教训之后,他注意到,在这次出事的地方,正好有一条狭窄的地形通道,呈东西走向。每当有西风或西北风时,这里风速比相同高度的其它地方快1-2倍,登山者往往在这里被冻伤,或坠入谷底。他怀疑,这就是所谓“狭管效应”。

“狭管效应”,是指流体在运动过程中,因通道突然变窄而产生的加速流动现象。高登义顶着高原缺氧带来的头疼和大脑迟钝。将自己的推断写成一篇五千字的论文,科考队长刘东生看到后,批示文章写得很好,请全队参阅。并把这篇文章推荐到科学报发表。

从此之后,高登义先后八次参加了对珠穆朗玛峰的科学考察,发现了珠峰山地在大气和大气环流中的重要作用,撰写了数十万字的科学论文。同时还为国家登山队攀登珠峰主持天气预报工作。

1978年,高登义获全国科学大会成果奖;1986年获中科院自然科学成果特等奖;第二届竺可桢野外科学工作个人奖;1987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1989年,获陈嘉庚地球科学奖、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二等功等。

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春日,采访结束已是午后。高先生引领着我,到小院门前一个四川风味的小餐馆就餐。他三步并作两步下了那个小陡梯,回头要我小心!因为真的有人曾从上面掉了下去。

开场白:

1966年,年轻的大气物理学家高登义,怀着征服自然的信念,踏上了第一次珠峰科考的旅程。在40年的时间里,他先后八次参与了珠峰的科学考察,并且先后成为到达南极和北极最早的中国科学家之一。几十年过去了,他和大自然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对于他当初征服自然的信念,却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解说:

从1966年开始,高登义先后八次参加地球之巅珠穆朗玛峰的科学考察;1985年和1988年两次前往南极工作;1991年首次受邀赴北极进行科考;1998年率队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最后的秘境,并与地理学家合作,发现并论证了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世界第一大峡谷; 2001年,他率中国科考队成功在北极建站。成为我国科学家中最早完成地球三极科考的第一人。

2008年4月2日,我们来到高登义先生家中采访,发现他正在观赏自己电脑中多达数万张的科考照片。其中,让我们颇感神奇的,是这些飘浮在珠峰顶端白色烟云的照片。在天气晴朗时,它仿佛飘扬在珠峰身后的一面旗帜。因此被形象地称为旗云。根据旗云飘动的位置和高度,高登义就能推断出珠峰峰顶风力的大小。

现场:

在没有其他资料的情况下,看旗云,就基本可以断定珠峰的天气状况了……

解说:

早在20世纪初期,地球上的各种地貌就被绘在了地图上,但有三个地方绝少有人涉足。它们是北极、南极和珠穆朗玛峰。因此,朱峰也被称为第三极或第三女神。在人类到达南北极之后,珠峰就成了最后的探险之地。

从1921年开始,外国登山队多次尝试从北坡攀登珠峰,每次都遭到了失败。人们称之为死亡之旅。其中1924年8月6日,英国登山队在到达8500米附近的第二台阶时,因氧气不足被迫下山,队员马洛里和欧文坚持继续前进,一去未返,成为世界登山史上的“马欧之谜”。直到1953年5月29日,英国登山队希拉里和丹增从南坡登上珠峰。人类才首次站在地球第三极。1960年5月25日凌晨4点20分,中国也有三位队员登上了世界之巅。

这之后的1965年,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一位26岁的年轻人,接到了一项绝密的科研任务。他被选中在1966年参加从北坡攀登珠峰的科学考察。这个人就是高登义。

高登义:为什么“绝密”呢?因为1960年我们国家登山队登上珠穆朗玛峰是在夜间,没有拍下照片。所以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承认我们。我们这一次去,就是要悄悄登上去,把成果取到以后,再对外公布。所以在这两年之内,不能和家里联系,要保密。

大气物理学家:高登义

2008年06月18日

解说:

1960年,中国的三位登山队员登上世界之巅,是人类首次从北坡登上世界第一高峰。但这次壮举,因登顶时间是在凌晨四点,没能拍下照片,而留下了一个难以弥补的遗憾。按照国际登山界惯例,确认登顶成功至少要两个证据,一是在峰顶保留具有标志性的纪念品;二是必须在峰顶拍摄环视360度的照片。由于从珠峰北麓攀登路途更为艰险,而且此前外国登山者从中国一侧的北坡攀登均未成功。因此,当时一些国家质疑我国是否真的登上了世界第一高峰。在这种情况下,周恩来总理指示:一定要再次攀登珠峰。高登义幸运地成为了这支科考队的一员。

曲向东:您是当时毫不犹豫、非常兴奋地说:没问题?

高登义:1800多人,最后就选上我一个人,可以说是非常光荣。为了这事,我们团支部还专门给我开了一个欢送会,欢送会上有一个北大毕业的学生写了一首诗:高登去登高,志气冲云霄。可是会开了一半,党支部书记制止了,这是绝密任务,不能开会的。但大家还是非常羡慕我,因为我家里出身又不好,能够有绝密任务去执行,我自己也觉得非常受宠若惊。

曲向东:当时为什么选上您了,现在您知道吗?

高登义:后来我想两个原因,第一我身体好,第二我大学的学习成绩好,第三也许我比较听话,觉得我能完成这个任务。

曲向东:说不让您跟家里联系,就不联系。

高登义:就不要联系。

解说:

高登义1963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天气动力学专业。他这次赴珠峰的任务,是研究和考察珠峰地区的天气和特征。因为在国际上,山地环境气象学,还是一个空白的领域。

1966年的珠峰登山科考队,共约一百多人,队长为地质学家刘东生先生。任务主要是为1967年正式登顶运送给养物资。在这次行动中,高登义获得了另一个机缘,他受登山气象组邀请,担任天气预报组副组长,专门负责高空风的预报。这个机缘也成了他科研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因为科学院只做研究,不搞天气预报。这让他在研究之外,有了更多实践的机会。

曲向东:那次去珠峰对您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

高登义: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1966年4月22号,我当时做了四个工具,这工具现在看不是很先进,但当时来说还可以。根据我的工具,4月23号有可能有一次冷空气带来大风。我们组长就问我,你说这个大风大概多大?维持多久?我没把握。因为我毕竟初出茅庐。这个意见就没有得到整个组通过。因为整个组三票、几票通过才行。所以这个预报就没有报道。当时正好张俊岩副队长,带着队伍到了7600米,那么他们从7600米出发的时候遇到大风。我们这儿也没消息,于是他们就往下撤。往下撤的时候,正好经过我们知道7400米到7600米是一个大风口,结果四个人的登山包被吹到山崖下去了;16个人手指、脚趾都有不同程度冻伤。这次任务没有完成,本来任务是把东西运到8100米,没有完成任务。我们组长带着我去看他们的时候,我看到他们都把手指锯掉以后,我流眼泪了。

曲向东:手指都锯掉?

高登义:手指都锯掉,医生马上处理。我流眼泪了,我希望他们能批评我,因为这是我报的事情,但是他们没批评。一个老同志说:“我担心明年的登顶任务能不能完成?”所以从那以后我确实下决心了,一定要把登山天气预报做好。

解说:

这次沉痛教训之后,高登义注意到,在珠峰7500米左右的这个大风口,正好有一条狭窄的地形通道,呈东西走向。每当有西风或西北风时,这里风速比相同高度的其它地方快1-2倍,登山者往往在这里被冻伤,或坠入谷底。他怀疑,这就是所谓的狭管效应。

“狭管效应”,是指流体在运动过程中,因通道突然变窄而产生的加速流动现象。高登义顶着缺氧带来的头疼和大脑迟钝。将自己的推断写成一篇五千字的论文,科考队长刘东生看到后,批示了文章写得很好,请全队参阅的字样。并把这篇文章推荐到科学报发表。

高登义:当时还有一个笑话,因为我平时有一个缺点:比较骄傲。再加上看到刘先生批示以后,可能又流露出一些骄傲的情绪。因为我是刚刚入道的年轻人。

曲向东:那时候您是?

高登义:我26岁。我是队里最年轻的两个人之一。所以最后在1966年考察总结以后,好多同志给我提意见:希望高登义同志戒骄戒躁。

大气物理学家:高登义

2008年06月18日

解说:

这次为1967年正式登顶运送给养的行动,在两个月之后顺利完成,大队人马准备班师回京。高登义对珠峰的天气状况也有了初步认识。回到北京后,他在珠峰进行气象资料收集的笔记,引起了气象学家陶诗言先生的重视,他要求高登义将其写成文章,在实践中不断认识珠峰山地特殊气候的规律。这成为高登义后来创立山地环境气象学的起始之点。

曲向东:那他让您写,就说明他认为这是很重要的?

高登义:他感觉我做的比较好的,什么事情呢?当时登山队员说,他们感觉在登山的时候,要早一点出发,不然下午风就大,但是没有理论依据。我就把资料拿来分析,最后确实发现,在青藏高原上,随着海拔高度的增加,下午的风比上午风大得越来越厉害,我推断8000米高度的话,下午的风比上午的风要大10到15个秒米。

曲向东:这10到15个秒米相当于?

高登义:15个秒米就是6级风了。

曲向东:那就是早上起来没风,下午就是6级风。

高登义:当然我是推测,推测不一定很对。所以当时我就给登山队写了一个报告,建议他们早出发,早收营。我的建议是四点钟或者三点钟出发,可是登山队就把它作为一个规矩,必须三四点钟出发,下午三点钟结束。所以他觉得我比较注重实践。

曲向东:这是实践当中一个重要的问题。

高登义:所以陶先生当时就比较支持我。

解说:

然而,1967年正式登顶珠峰时,自己还能否参加?登顶任务又能否圆满完成呢?高登义心中并没有十分的把握。

解说:

原定于1967年正式登顶珠峰的计划,由于文革一直推迟到了1975年。这年春天,中国科学院再次派出珠穆朗玛峰登山科学考察队,与中国登山队攀登珠峰配合,进行大气科学、地质学和高山生理学的综合科学考察,并测绘珠穆朗玛峰的精确高程。这一次,高登义身兼数职,他在担任大气科学组组长的同时,还任登山气象预报组副组长。

高登义:还有一个,我又兼科考队的学术秘书。所谓学术秘书,就是要我和登山队联系。因为当时登山任务重了以后,他们就不大照顾科考队的工作。

曲向东:严格来说,你们的科考任务,实际上要通过这些登山队员们做?

高登义:当时刘东生先生就提出一个任务,从珠穆朗玛峰顶一直到大本营,甚至于珠峰周围,采集雪样、冰样,就是生物样品,还有土壤样品,他要研究珠穆朗玛峰环境本底的情况。有了这次以后,今后我们就可以研究它环境的变化了。

曲向东:当时科学考察队最高能够登到多少?

高登义:我们当时就是到6500米。冰川所特意批了有一个姓谢的研究员,可以到北坳取冰样。

曲向东:北坳多高?

高登义:当时是7028米。

曲向东:只准他一个人去?

高登义:6500米以上路很窄了,去了以后要给你吃的,耽误登山队。

曲向东:你上去以后,实际上对所有供给的物资都会有影响?

高登义:另外,1975年登珠峰还有一个特点,因为各部门非常重视,是邓小平批的任务。因此重视又带来一个什么结果?当时我们大本营在做预报,西藏气象局做预报,四川气象局做预报,中央气象局做预报。这就有一个多重性了,到底听谁的?本来我们一进大本营,进山之前,就要求我们对1975年的雨季开始时间,要做一个预报。当时我们预报有两个好天阶段:一个是4月下旬,一个是5月中旬。登山队就按照我们的预报,把登山队员精英分成两部分。

解说:

登山队将精英队员们分成两个小组,准备分别利用4月下旬和五月中旬的好天气登顶。倘若第一小组失利,第二小组在5月中旬还可以再作尝试。

高登义:可是4月18号,这是我一生当中记的最清楚的事情,国家体委发来电报,当时是以庄则栋主任的签字发来的。前面讲,根据某某预报,今年雨季提前来临,5月7号以后没有好天,登山队务必于5月7号以前完成登顶任务。下面签名庄则栋。这个很重要,因为从来没有国家体委主任签字说:你要什么时候登山的。这个电报命令下来以后,王富洲是政委,许竟是副队长,就拿着这个电报到我们气象组来了,就跟我们商量,你们报4月下旬,5月中旬,可是5月7号雨季就来临了,你们那5月中旬是不是有问题?

曲向东:这个预报是哪儿做出来的?

高登义:后来我们一问,这个单位没有预报过。

曲向东:纯粹把它当成一个政治任务,忽视了科学性。

高登义:不同意也要同意,因为这是命令。

曲向东:领导签字了。

高登义:所以当时就把两组的精英集中到一起,4月22号,离开大本营出发了。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