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博士到千万元操盘手:投资成功是意志胜利 2008-06-02

  他每天都要阅读彭博和路透社关于世界经济和外汇方面的报道,以及几位特定外汇分析师的每日报告。他表示各个国家经济发展情况的对比是决定货币汇率大趋势的根本原因

  从医学博士到掌管数千万美元的华尔街外汇操盘手,从医药行业分析师到开发出一套卓有成效的外汇自动交易系统、保持账户连续83天正收益的金融高手,徐世维的体会是:“投资的成功不能只靠运气,它归根结底是思想和意志的胜利。”

  徐世维现任华尔街某大型私募基金投资经理,管理数千万美元资产,他利用自行研发的外汇自动交易系统为机构和个人客户管理资金,2006年投资回报率达到52%,2007年投资回报率则达到38%。1989年他从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后即赴美留学,1995年获得美国新泽西医科大学博士学位。1996年他进入华尔街工作,曾任某大证券公司医药行业分析员、金融投资公司投资经理等职,2003年创建私募基金至今。

  徐世维开始接触资本市场投资是在1993年,在他读博士期间,他开始买卖美国的共同基金(Mutual Funds)。1994年他涉足美国股市,“记得我买的第一只股票是全球制药公司Merck (MRK),第二只股票则是电脑芯片公司英特尔(INTC),两只股票都持有了很多年,最后MRK帮我赚了一倍半,INTC赚了两倍半,当然赔钱的股票也有。我1996年进入华尔街工作,慢慢地开始学习做股票期权(Stock Options)。2001年又开始参与股市指数期货(S&P 500 Index Futures),2003年正式开始进军外汇交易。”

  外汇投资不可“近视”

  在外汇交易中他开始不断品尝胜果,“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成功是在2006年的第四季度,我从下半年开始积累的一些英镑多头开始赢利,我依据自己的判断,不仅没有性急地平仓获利,而是利用杠杆,逐渐加大投入,并且耐心地等到年底。几个月的耐心最终开花结果,那个季度我所有客户的回报率都超过10%,有的还更多。我从中得出另一方面的经验:第一,耐心是一种美德;第二,外汇市场上的意外常常发生在大趋势的方向上。”

  徐世维表示,海外成熟的外汇市场信息化程度很高,外汇交易人几乎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够得到最新的报价,但这有时候会导致交易人只留意眼前所发生的“近视” 现象。而实际上,交易人还不如远离眼前的价格、更好地把握住市场的大趋势。比如在过去一年里美元贬值的大趋势中,常有逆势回升的时候,如果错误地跟进就会造成因小失大的后果。

  风险管理是第一位

  徐世维强调,要想成为一个长期成功的交易人,不仅需要有一个好的交易系统和严格的资金管理,还需要有良好的心态和充实的经验。

  目前他每天都要阅读彭博和路透社关于世界经济和外汇方面的报道,以及几位特定外汇分析师的每日报告。他表示各个国家经济发展情况的对比是决定货币汇率大趋势的根本原因,而具体的买卖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顺着市场的大趋势走而不是在“逆水行舟”。“我每天晚上写好第二天的交易计划,把使用多少资金、何时买、何时卖、进场后价格上升怎么办、下降怎么办、何时平仓获利等几大交易要素都写得清清楚楚。实际交易时只要按照交易计划用我们自己开发的自动交易软件或手动买卖就行了,不需要有任何犹豫或动什么脑筋。我也不借助于任何外来的技术指标。”

  “我进的每一个仓位都是打算要持有很久的(几个月或一年以上),可以说是抱着投资的观点来做交易,如果不想长期持有,就根本不做短线交易。当然,有些仓位可能当天就平仓获利了,那是意外的惊喜而不是我期待的目标。”盘后一般情况下,他的交易结果与交易计划差不多,不需要花时间回顾。但假如有意外情况发生时(比如价格跳高或跳低),他会仔细地研究。

  徐世维说:“我最推崇的一本书是从一名外汇期权交易员升级成为哲学家的Nassim Taleb所著的《Fooled By Randomness》。他的核心观点是,大多数人认为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灾难性事件所发生的几率实际上要比想象的高得多,大多数所谓成功者实际上只是随机性运气的结果而其中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想要做的是成为一个清醒的、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成功者。因此,我做外汇最重要的原则是风险管理、风险管理、风险管理,尽量把风险控制在很小的范围,争取把开始的亏损转变成最终的赢利,从灾难性事件中获利而不是受损。解决好了如何减少亏损的问题,获得利润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许多外汇高手都使用外汇期权来增加收益,降低风险,徐世维认为外汇期权是降低风险的一个重要工具,比如在重大的经济数据即将发布之前,“假如我的仓位组合是整体看涨,我不知道结果是否对我有利,我想把仓位组合变成整体中立,我可以通过买一个看跌的期权(a put option) 就达到了目的,之后经济数据的好坏对我就没有什么影响了。但是外汇期权的缺点是交易不是很活跃,价格也比较昂贵(尤其是时间价值)。于是我想到股票期权可以用股票和期权的组合达到同样的目的,类似的原则也可以应用到外汇里面去。”

  外汇投资不靠“小把戏”

  徐世维认为一些外汇交易的技巧并非常胜之道。

  “在外汇交易中做多、做空没有区别,进场之后几秒钟后就可以平仓,而且不同货币的每日利息有差别(比如澳元利息远高于日元)。于是有些交易人就利用这些特点专门去赚套利者的钱,例如在纽约时间下午5:00支付当日利息之前,澳元/日元货币对的价格往往上升,可是5:00刚过,价格马上下降。所以有些人喜欢在5:00之前做多,在4:59平仓;也有人喜欢在5:01做空,然后等价格下降后平仓。但这只是外汇交易中的小把戏,不能保证赢利。”

  “在外汇市场上有人愿意使用高端付费服务,期望比别人早一两秒钟得到重要的信息,这从理论上讲是可行的,但实际操作中却不尽如人意。因为市场买、卖价格之间的差价(bid-ask spread)往往会在重大消息发布时变得比平常大,而且价格有时还会虚晃一枪,先往与消息相反的方向猛冲一下,然后再往另一个方向走。我本人只利用互联网上的公开信息。”

  徐世维的交易基本上以欧元/美元货币对为主,因为这两个货币的流通性最强。介入的时间是分别在伦敦交易市场和纽约交易市场开市前,多、空根据当天的经济数据而定。

  徐世维表示,外汇交易者必须关注国际形势。目前美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就是没有像从前高科技那样的新增长点和刺激经济发展的亮点,伊拉克战争和日益增长的医疗保健费用也拖了后腿,现在又加上次贷危机,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前,美元看淡。而加拿大经济有明显的双重性,一方面与世界能源市场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也受到美国经济的影响,目前主要是随着原油价格的走向而动。

  “欧盟中央银行(ECB) 抑制通货膨胀的言辞引人注目,但欧元区有各个成员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和劳动力市场失业率过高的问题,要达到与美元平起平坐的地位还有很长时间。美国的次贷危机最危险的时刻可能已经过去,但其影响远远没有消失,美国经济增长的低迷状态或许还会持续很长时间。未来最值得关注的币种属人民币最当之无愧。也许每个人都和我一样对各国的经济和货币的走向有这样、那样的看法,但是我从来不先入为主地依据我的观点去进行外汇交易,理智的做法是跟着市场的价格走,对于任何人的观点来说,市场永远是对的。”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蔡臻欣    2008年05月31日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