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路:论科学发展观语境中的科学技术与和谐社会 2008-06-02

    科学发展观是指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科学是通过特殊的社会创造活动而形成的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及其规律的知识体系,是知识体系和知识创造过程的有机统一。技术是人类为了满足社会需要,运用科学知识改造、保护和利用天然,创造适宜人类生存的人化自然环境的方法、技能和工具、手段的总和。和谐社会,是指社会各要素处于相互依存、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状态。它包括人自身的和谐、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十七大报告指出:“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要求我们积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科学发展和社会和谐是内在统一的。没有科学发展就没有社会和谐,没有社会和谐也难以实现科学发展”。这一论述深刻阐明了科学技术、发展与社会和谐之间的关系。那么科学技术、发展与社会和谐之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本文旨在通过对科学技术作用的分析及其对人类社会产生的影响来论证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实质及其深远意义。

    一、科学技术:人类自我锻造的一把“双刃剑”。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而生产力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科学发展和技术革新不断开创人类文明的新时代。然而,人类所经历和面临的许多灾难也缘于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

    科学技术是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逐步发展起来的。早在原始社会,人类祖先为了生存渐渐掌握了“打制石器”这种原始技术,从而开始了漫长的“石器时代”。原始农业和畜牧业的产生是伴随着石制工具不断革新而逐步产生的。从学会打制简单的石器到琢削、磨制,并掌握穿孔技术,以及后来人类利用野火,保存火种,到学会人工取火。这些过程表明,人类不仅能动地改造自然,同时,在改造客观世界的过程中也改造了人类本身,发展了人的聪明才智。这种最为粗浅的知识经验的积累应当被看作萌芽状态的科学。正是这种萌芽状态的科学形成了后来的力学、化学、生物学和天文学等。如果说这一时期人类不断的技术革新改造了自然,同时改造了自身,倒不如说人类在“物竟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中不占据上风而不得不离开富庶的森林走向广袤的草原。由于草原季节性很强,难以提供人类赖依生存必须品,这样,弃牧从农,农业从原始畜牧业中分离出来实乃必然。伴随着技术的发展,人类与自然越走越远,天然原始的生物圈开始被打破。

    技术革新与知识经验的积累产生了科学,科学的发展又促进了技术的进步。继石器时代后,人类历史进入了金属器时代。金属工具特别是铁制农具在生产中的广泛运用,极大地推动了农业生产的发展。社会产品不仅满足了人们的需要,而且有了一定的剩余。特别是文字的发明与使用,使人类步入了文明时代,从而摆了对自然的纯粹依赖。漫长的农耕社会,人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歌舞升平,礼乐人生。农业不同于畜牧业的显著特征就是依河而居,靠河水浇灌农田,哺育苍生。同时,农业受季节影响较小,有利于人类定居。无论是黄河流域的华夏文明,还是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文明,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文明,印度河、恒河流域的古印度文明,都说明了古代农业文明是河流文明。然而,对河流两岸土地的过分开垦,尤其是对河流中上游草原植被和山地森林的破坏,造成大量水土流失,使那些孕育古代文明的母亲河变成了祸害河。就黄河而言,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华夏文明的发祥地,千百年来,炎黄子孙生生不息,历经战乱而不衰。可是,铁制农具的广泛使用,土地的无限制开垦,使黄河象一条凶恶的巨蟒在中原大地上南北滚动,造成多少人家破人亡,背井离乡。如今的黄河流域自然生态依然十分脆弱。生产力的发展,创造了丰富的物质财富,封建土地所有制又使社会贫富分化日趋严重,可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古老的世界文明大多是内陆农耕文明。这种文明背靠大陆,享受着天然的恩赐,生物量极为丰富,因此采取了内向型的发展模式。而现代文明(资本主义工业文明)是一种海洋文明。由于特殊的地理条件和极少的生物量,决定了这些国家或民族只能采取外向型的发展模式。欧洲从13世纪中叶开始,由于广泛应用新技术,手工业迅速发展。十四、十五世纪,在最早产生资本主义的意大利,手工业技术已有较高水平。15世纪中叶是欧洲历史上的重要转变时期。资产阶级革命为近代自然科学的诞生提供了社会条件。自13世纪指南针、印刷术与火药陆续传入欧洲以后,极大地促进了航海探险、文艺复新和宗教改革运动。这些由资产阶级发动的经济活动和文化活动,对自然科学的产生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经典力学体系尤其是牛顿力学的建立标志着近代自然科学的形成。近代自然科学的繁荣有力推动了技术的革新。18世纪中叶——19世纪中叶,首先在英国,继之在法国、美国、德国爆发了工业革命,它是以技术革命为中心内容的一场社会变革。这种以蒸汽机的发明运用和推广为标志的科技革命史称“第一次科技革命”。这次科技革命和随后的“第二次科技革命”带来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科学的发展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使人类摆脱了愚昧与无知。技术进步引起了生产力的巨大飞跃,摧毁了封建主赖以统治的自然经济基础,创造了惊人的社会财富。另一方面,它使社会分化日益明显,即资产阶级的财富增长和无产阶级的贫困化。严重的贫富分化引发种种社会矛盾和冲突,破坏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同时,资产阶级的财富欲促使其将攫取资源的魔爪伸向国外,以至于带来全球性的生态灾难。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感受到无法阻挡的科技进步所带来的社会内部的对抗与冲突。

    当今,新科技革命浪潮席卷全球,科学、技术、生产日益一体化,我们在享受高科技成果带来安逸舒适同时也在忍受着科学技术发展所引发的全球性灾难。在科技竞争异常激烈的今天,人类将何去何从,已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课题。

    二、发展与和谐:人类面临的艰难抉择。

    人类的生存离不开和谐,但人类要发展就必然打破和谐。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面对发展与和谐问题,东西方国家作出了不同的选择,走出了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

    中国是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东方古国,对人类的文明发展作出过突出贡献。然而,中国的发展是不以损害世界的和谐为代价的。中国的传统思想资源决定了中国必然走和谐发展道路。

    早在先秦时期,中国的先哲们就提出了“合同”论和“阴阳”论。据《国语.卷十六郑语》记载:西周最后一代君王周幽王在位时,郑桓公问周太史伯:“周朝是否很快衰亡?”博学多才但忧心国事的周太史伯提出了他的“和同”论:“和生万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若以同裨同,尽乃弃之”。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和谐能生万物,相同就不能生成发展,用此一物配合协调另一不同之物,称为和谐,因和谐故万物得以生长发育,若将两个完全相同的东西凑合在一起,那就不会有生存变化。他还举例说,只有单一的声音不会有音乐,只有单一的色调不会有文彩图绘,只有单一的味道不能产生美食。相反,大地上的万物之所以能生长发育、欣欣向荣,就在于土、金、木、水、火这五种不同元素协和配置的结果。“阴阳”论则在多样性、差异性的事物中到处发现存在着相互依存的对立因素:美丑、善恶、贵贱、贫富、荣辱、寿夭、有无、易难、多寡、动静、雌雄、争让、长短、高低、大小、智愚、强弱、先后、胜负、黑白、轻重、曲直、损益、静躁等等。老子认为,人类社会最重要的区分和差异是贵贱、贫富、荣辱、美丑、善恶、强弱等。同一事物内部的差异和冲突决不是建立秩序的基础,更不会自动地导向和谐,相反,是引发无限社会冲突的重要根源。尤其是人类文化构建起来的价值差异是引发一切竞争、冲突和祸害的总根源。因此,老子提出“结绳而治”,回复“小国寡民”的和谐状态。老子果真倡导历史倒退论吗?是,又不是。说其是,因为他明确提出回复到“结绳而治”的时代去;说其不是,因为老子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深刻体会到社会进步本身内含着对抗性的先哲。但这种为追求和谐而消极无为的思想是不可取的。

    先秦百家争鸣时期所形成的社会——政治思想十分丰富,孔子、孟子和荀子这三位大儒的社会——政治学说对后世社会发展影响深远。孔子在《论语.季氏十六》第一章说“求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均。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这里,“均、和、安”是达到社会和谐的基本条件。后世的儒家经常引用孔子的这一观点反对对外用兵。就经济方面而言,小农经济的农业剩余非常有限,繁重的兵饷、兵役直接破坏小农经济再生产的条件;就社会政治文化而论,治国的最高价值目标是实现天下太平,民众安居乐业。孟子发展了孔子的“仁”学,创立了系统的“仁政”论。孟子在《孟子.梁惠王上》中提出了“制民之产”说:“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孟子认为,民有恒产(土地)即有恒心,无恒产即无恒心。有恒产,整个农耕社会就会处于稳定安乐状态;无恒产,必然引发社会冲突。孟子“仁政”学说的另一内容是“什一税”说,他认为“什一税”是区分“仁政”与“暴政”的根本界线。如果国家农业税率超过十分之一达到十分之二,民间就会出现饥荒;如果达到十分之三的横征暴敛,一定会使大量农户破产和流离。因而,孟子将“什一税”定为“天下之通义的尧舜之道”。荀子则提出“分则和,和则一”的群体和谐论。荀子一再强调,人与动物的根本差别在于“人能群”。他说:“(人)力不若牛,走不若马,而牛马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人生不能无群,群而无分则争,争则乱,乱则离,离则弱,弱则不能胜物”。荀子看到了社会分化的不可避免性,故而全部问题归结为如何来分才能构建起一个既存在内在差别,又有和谐秩序的社会制度。在荀子看来,无差别的绝对平等恰恰是争乱离弱之源,而分化的两极相背发展,各走极端也是群体崩溃的根由。因此,必须将“分”建立在“礼仪”之上,即“以义分则和,和则一”。

    中国传统思想文化贵和谐、尚中道,不仅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还特别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统一,提倡以和谐为最高原则来处理人与人的关系,国家民族间的关系,并通过对持中原则的体认和践履,去实现人与人、人与社会间的和谐与平衡,去化解人世间的冲突与紧张,缓和人际关系。这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旷古盛世的华夏民族没有发生过科技革命、没有发生过对外掠夺性战争的原由。不是不能,而是不为也。

    西方的文明是一种海洋文明,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种文明的发展常常伴随着血腥的对外扩张与掠夺。

    近代资本主义的发展是建立在对殖民地疯狂掠夺和压榨基础上的,是以破坏世界的和谐为代价的。西方文化在近300年间对人类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西方哲学长期把精神和物质看成是各自独立、互不相干的,在现实关怀上满足了人们的需要,但对终极关怀却无能为力,使人们仅仅为最大满足“形而下”的现实需要而贪婪的掠夺自然资源,造成了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给人类的生存带来危机。大地“母亲”为人类提供的资源是有限的,适宜人类生存的天然环境也是有限的,然而,人类要发展就必须消耗资源,破坏环境,同时,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必然发生冲突。人类究竟是满足自己的贪欲而慢性自杀或相互残杀还是善待自然,和谐共生,解铃还需系铃人。

    三、科学发展观:解决人类社会诸多矛盾的新视野。

    十七大报告强调指出:“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

    以人为本,就是要把人民的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断满足人们的多方面需求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面,就是要在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保持经济持续快速协调健康发展的同时,加快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的建设,形成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格局;协调,就是要统筹城乡协调发展、区域协调发展、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可持续,就是要统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处理好经济建设、人口增长与资源利用、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推动整个社会走上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科学发展观,是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总结我国发展实践,借鉴国外发展经验,适应新的发展要求提出来的。一、必须坚持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发展,对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具有决定性意义。要牢牢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坚持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二、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根本宗旨,党的一切奋斗和工作都是为了造福人民。要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挥人民首创精神,保障人民各项权益,走共同富裕道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三、必须坚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要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全面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促进现代化建设各个环节、各个方面相协调,促进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相协调。坚持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实现速度和结构质量效益相统一、经济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使人民在良好生态环境中生产生活,实现经济社会永续发展。四、必须坚持统筹兼顾。要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重大关系,统筹城乡发展、区域发展、经济社会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统筹中央和地方关系,统筹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局部利益和整体利益、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树立世界眼光,加强战略思维,善于从国际形势发展变化中把握发展机遇、应对风险挑战,营造良好国际环境。

    科学发展观的提出,不仅对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指导意义,而且为缔造一个和谐的世界提供了新的视野。2005年9月15日,胡锦涛主席在联合国成立60周年首脑会议上,郑重地向国际社会提出“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的理念。在中共十七大报告中,胡锦涛对这一理念作了进一步的阐述。

    和谐世界理念的提出,也是中国在国内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延伸。今天的中国,举国上下正在全力以赴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而努力。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我们在国内构建和谐社会,是希望中国好;我们在国际上提出构建和谐世界,是希望世界好。和谐世界的理念,正在国际上得到越来越多的理解和响应。

    构建和谐世界同样要坚持以人为本,在谋求发展的同时应当注重人与自然的和谐,注重国际社会的和平、稳定与共同繁荣。科学技术的发展应造福于人类,而不应成为人类的祸根。

    世界是永恒发展的,发展离不开科学技术的进步,而科学技术是由人类自身开发和利用的。人类必须正确利用科学技术,使之造福人类。另一方面,世界又是普遍联系的,尤其在全球化的今天,人类的相互依存更为密切。我们必须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正确审视科学技术、发展与和谐的关系,从而缔造一个繁荣、安宁、和谐的世界。

(本文作者为人文学院研究生)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